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文化

扎根民族,超越民族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7/28 10:03

□ 何永飞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生存环境、文化底蕴和发展历史,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和情感表达方式,这是我们的民族之根所在。如果丢弃自己的根,那我们的创作就会失去重要保障,是一种巨大的损失,也是一种冒险的行为。丰富性让文学创作辽阔无边,特色性让文学作品引人注目。而丰富性和特色性恰恰是少数民族写作者最占优势的,随手抓一把都是很好的创作素材。因此,我们应该扎根于自己的民族,从中吸取养分,开辟属于自己的创作疆土。这样,一方面可以找回我们的民族自信,另一方面可以树立我们的民族丰碑。

现在各个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空间都扩大了,眼界也开阔了,谋生和发展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已融入时代主流,这就为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提供了全新和宽广的领域。好的文学作品总是给人温暖、力量和光明。文学创作除了记录和呈现,还要给生命找到出口,给心灵带去春风。广大少数民族同胞在时代发展、社会安定、国家建设等方面所起的作用不可忽视,反映广大少数民族同胞生活面貌和奋斗精神的少数民族文学也不可忽视。当代文学如果缺失少数民族文学这一块,那是不完美的,也会暗淡很多。

都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但这是有前提的,不是所有民族的都是世界的,只有超越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有些少数民族写作者,虽然立足于自己的民族,写出很多作品,可都反响平平,难以走远,没有被更多的读者接受。按理不应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所写的作品没有超越民族,太自我。我们都知道,资源优势并不等于创作优势。少数民族写作者拥有很大的资源库,可往往缺乏好的创作方法和技巧,对繁多的写作素材不懂得取舍和提炼,对情感的呈现和思想的表达过于单一,对故事的讲述过于老套。世界上杰出的作品必有独到之处,大到谋篇布局,小到细节安排,都是很讲究的。

民族血统,与生俱来,想抹去是不可能的,除非选择背叛。而能背叛自己民族的写作者,他的作品就算再好,都令人怀疑其真诚度。当然,我们也无须总是强调和突出自己的民族身份,读者的阅读选择一般都是以作品的质量而定,与其他附加的东西没有什么关系,包括民族身份。作为少数民族写作者,我们要正视自己的民族身份,不要有优越感,也不要有自卑感。在坚守一些优良传统和品格的同时,应该走出狭隘的一面,要把中华民族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融入创作中,努力写好作品、写出好作品才是正道。

我本人是地道的白族,白族文化对我的影响比较大。但在写作中,我的视野比较广阔,人心和人性是我的聚焦点和着力点,不管内容涉及哪个民族,都如此。白族历来是包容性很强的民族,对好的东西都兼容并蓄,当然也不失自己的民族风格。我希望自己的写作能打破单一性和局限性,就算对自己民族的书写和表达,也力求做到大格局、大情怀、大境界。

其实,写作者是不是少数民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普世精神,要有一定高度的理想,如果只囿于个人的一己悲欢,只抒发没有多少意义的小情小调,只关注窄如墙缝的小世界,那是没有担当的表现,写出的作品也不可能有广泛的影响,更不可能触动读者的心。这几年,我给自己的写作重新定位,努力去挖掘和呈现人类共性的东西,让灵魂飞得更高远。在守住民族之根的同时,如何把生命的枝叶更好地伸到世界的广阔蓝天,也是我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我不想墨守成规,也不想做背叛者。我想超越,超越自己,超越民族,超越地域,超越时空。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