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专题

暗闪电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7/28 10:04

□ 杨亦頔

大理白族自治州首任州长张子斋曾这样在文章中记述他的衣胞之地——我的家乡剑川被称为“文献名邦”,实际上是顽固的封建堡垒,正如鲁迅所形容的是一间封闭得很牢固的“铁屋子”。我们醒了,然而我们往何处去?这是革命先行者的疑问。天地重染,万物混沌,穹隆是坚硬而稀薄的壳,在雷声到达之前,无人察见的暗闪电刺破云翳,在壳体上留下几不可见的裂痕,黝黯的世界即将被彻底击碎。

1948年底,国民党长江以北防线全线崩溃,12月30日,毛泽东在新华社新年贺词中发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淤黑的幕罩被撕裂,炽烈的地火在中国的版图上走燃,在远离主战场的滇西北革命根据地,一场暴动正在悄然酝酿。1949年1月,滇西工委书记黄平带回了云南省工委的指示:滇西北武装斗争的条件已经成熟。

剑川西门街张家冲,一个地图上无从定位的地点,正如巷道枝杈末梢的8号,隐秘地作为“四二”武装暴动的据点。民居寻常,背上有暖烧的光,青砖石棉瓦自行车,大门上木刻的半副对联形色从容:缘结人民革命事古宅生辉。1949年初,这里被确定为秘密联络点,负责情报联络并在暴动中相机处理紧急事务。

闪电喷涌,裂空无形,一切潜匿的行动在古城中风织。

暴动三天前,最后一次紧急会议在西中村张贡新(时任中共剑川县委书记)家召开,在与会者的记忆中穿涉,重回那个风云激荡的前夜。

古城南门街阔敞,一爿小店的门扇上有四时花木小画,与城中最热闹的丁字街相距不远,木质建筑上的新漆也是浸染的尘嚣。跟着一位心事重重的人走进一家饭馆,他是中共永胜县工委委员杨新纪。两个月前,永胜县委在转移途经海腰铺时遭到反动地霸武装突袭,三十余位同志被俘杀害;此时,他的背囊中还有牺牲同志的遗物——两本毛泽东著作,“暴动”对他而言,更像是一根再次点燃他革命斗志的引线。他在饭桌上听到一个青年的醉语,帮会要夺取县政府枪支;他惊觉暴动计划可能已经泄露,立即找到滇西工委副书记欧根汇报情况。瞬息万变,箭已在弦,杨新纪怀揣着欧根的一句话,走向最后的集结点,剑川文庙。欧根说:“你不是愁没有枪吗?枪是有的,在敌人手里,你去拿吧!党交给你的任务,只许完成,不许不完成。”

出古城南门,来到三月二十九日的张贡新家。在传达了最终的战斗部署之后,一人从书本上剪下毛主席像,并用红纸做了一面党旗,所有参会者肃立宣誓,声毕,这几位曾在火海刀丛中蹚过的年轻革命者在烛焰红影中落泪了。次日,张贡新出城归家,南门外春风正好,田畴沃野,吐息间欣逢的豆花香是“新生”的隐喻。张贡新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境,与同志互相祝贺,祝贺这一片大好天地就要变成红色。

距离原定暴动时间已不足十二个小时,适逢古城城隍庙会正会日,四方香客云集,赌摊杂耍小吃是杂色的补丁,短暂地遮盖了鄙陋的疮孔。戏台上锣鼓丝线密织如布,兜头盖在台下听戏县官乡绅的额顶上,穿走其间的人偶然听得一言半语,是雅座品茗的几人在互贺升平。无人会注意一身农民装束的剑川县委临时军政委员会主席王宁,他状似轻松地与参加暴动的同志躺在戏台东侧的豆田里交谈,末了他交代同志,今夜攻城,我们有内线接应,伪政府常备队有我们的同志,不要乱开枪。而今夜将作为暴动前线作战指挥的他随身仅有一支左轮,三发子弹,其中一颗还是同志刚刚送给他的。一百余名各族党员、“民青”成员、“农抗”会员,三十多支杂牌枪和大刀长矛斧头,这就是暴动全部的武装力量。

天际暗闪,平地风雷,一群人向着四月二日的深夜进发,与历史完成了不期的会遇。

参考书目:《中共滇西工委滇西北地委史料选编(下)》(德宏民族出版社)、《中共剑川地方史料选编(第一辑)》《中共剑川地方史料选编(第二辑)》《中共剑川地方史料选编(第三辑)》(中共剑川县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编)、《滇西北革命回忆录(上)》(云南民族出版社)

<< 旅游小贴士

交通:从下关出发有客运班线直达剑川县城,自驾从下关出发全程约140公里到达剑川县城。“四二”武装暴动联络点旧址位于剑川县剑阳楼东北约150米,同时可以游览西门街明清古建筑群、张伯简故居等。

美食:剑川美食极具地方特色,最具代表性的是剑川土八碗(红曲肉、酥肉、蒸腌鱼、排骨炖萝卜、炖荷包豆、粉丝鸡蛋丝、炖扫把菌、木耳炖豆腐、拼盘)。此外,还有地参、松茸、羊乳饼、芸豆等。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