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文化

酒香弥漫的村庄

作者: 来源: 时间:2022/06/29 08:58

□ 陆向荣

格登村之行,只为一坛水酒。

出了巍山古城一路向西,穿山过水,便到了牛街乡牛街村委会格登村。正值阳春三月,百花盛开,万木吐绿,生机勃勃,人未进村,风儿便捎来撩人的酒香,好一幅“水村山郭酒旗风”的诗景。

我不知道,到底是村因酒而得名,还是酒因村而得名,反正格登如今既是村名,也是酒名。如今的格登酒已有100多年的酿造历史,酒永远是这个古老村庄流淌着的血液,融入民风、民俗。

对于格登酒的记忆,应该是从我上中学时开始的。那时父亲在供销社工作,在鼠街开着门市部,销售各种农具和百货日用品,其中就有格登酒。那时盛酒的器皿是一个大土缸,量酒用具有1斤、半斤、1两酒提。那时谁家来客,打发个小孩,小手握着玻璃瓶来打酒,小孩手握酒壶,走路小心翼翼地,谨谨慎慎怕碰洒了酒或者摔了酒壶。要是遇上街天,也有赶集的汉子喊:“来一斤格登酒。”然后递上一个不知从哪里讨来的装过医用葡萄糖的瓶子,打了酒直接就蹲在街头的油粉摊上喝,每天集市散去,总有几个醉鬼睡在街场的一角或回家的路边。

父亲不在的时候,卖酒的任务就交给了我。有时同学找我玩,几个人偶尔也会偷偷摸摸咪上几小口。如今想来,我现在的酒量与酒瘾,或许都与此有关。

岁月悠悠,时光匆匆。如今,时间已过去了30多年,曾经懵懂无知的少年郞,也已过不惑之年。而格登酒的清香依旧,格登村的名声依旧。在这个巴掌大的彝族村庄里,长年酿酒的传统作坊就有13家,而季节性酿酒的人家更多。

陈家荣的酒坊被一棵棵高大的核桃树包围着。走进酒坊,就见到一个高大的木制大酒甑,陈家荣和妻子杨文艳正将酒甑里蒸煮过的包谷舀出,用篾箩运到旁边的木槽里晾,热气腾腾中弥漫着浓郁的香气,让人感觉“酒不醉人人自醉”。记得小时候外公家也酿酒,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因为饥饿,我们就经常偷刚出甑的包谷粒吃,而那时的酒坊也很小,一甑只产几十斤酒。多年前我来格登村采访另一家酿酒作坊时,主人茶绍云也给我讲过他绰号“矮老倌”的爷爷当年每天背5公斤格登酒去牛街街场上卖,且规定每个人只能买他的二两五格登酒,卖完即走的故事,究其原因也是当时的作坊规模太小的缘故。

“将蒸煮后的包谷出甑晾需要约24个小时。”随行的牛街村党总支原书记陈家国说。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看到的其实只是格登酒酿造的一个程序而已。

酿酒的第一步,就是选籽。“选籽就是将原料中发霉变质的包谷籽删选掉。”陈家国说。选好的包谷要放在清水里进行清洗,并用篾制漏勺将漂在上面的杂质捞除。然后倒进酒甑中蒸煮。“蒸煮是酿酒过程中的重要环节,这个煮的过程大概要五六个小时。” 陈家国说,煮好的包谷还要再用蒸的方法来脱水、脱涩。

蒸煮后出甑晾后的包谷,拌入适量的酒药放到木槽里发酵48小时,再装到陶缸里进行糖化处理。包谷入缸后,缸中会发出咕噜咕噜或叽叽滋滋的响声,酿酒师傅就是通过听这些响声来判断它们的变化情况。糖化的过程在夏天一般30多天,在冬天一般50天左右,这个过程决定着酒的品质。

糖化后的包谷还要再次倒入木甑中,在铁锅里加够甑脚水,在土灶里烧上大火,待甑盖上气,清清的酒液就渐渐顺着竹制的导管流到酒缸里。“一斤包谷可以酿出0.5斤左右的成品酒。” 陈家国说,最先流出的酒液酒精度在70至80度左右,越往后酒精度越低,当酒缸中的酒混合后酒精度达50度左右时,整甑酒的蒸煮过程也就结束了。

好水出好酒,格登村的酒之所以好,用的全是村里的古井水。当年采访茶绍云,我就看到了村口的一口古井,古井水质清冽,水面上盖了间拱形的小房子。前年冬天因工作需要想补拍个酿酒的图片,当我和茶绍云电话联系时,他告诉我因为干旱,村里井水的出水量减少了,他家的作坊已停产几个月。宁愿作坊停产,也不用自来水酿酒,这就是格登酒之所以品质好口感好的原因。

陈家荣的小院里,栽满了各种鲜花。好客的主人,早摆好了几坛老酒,年限最长的说是已藏了6年之久。我打开其中一坛,倒入酒杯轻轻咪了一口,一股清香从唇边直抵舌尖……路途中的劳累和疲惫瞬间不知所踪,感觉整个小院都弥漫着酒香。

酒香弥漫的村庄,滋润着岁月,酣醉着格登人的生活。“等到石榴花开的季节,再来赏花品酒。”酒至半酣,陈家国和我相约。

我说:“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