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文化 >> 闲情

阳台一抹红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28 21:44

□ 李 泽

家有小阳台,一直以来,只有一张桌子,几个矮凳相伴。朋友说,你这阳台也该绿化美化一下了。

多年来,早出晚归,东奔西跑,看着空荡荡的阳台,便生了几分惭愧。现在终于有些时间了,于是就开始行动。购买花盆,到山上拉山基土,去街上买回来栀子花、牵牛花、绣球花、君子兰、仙客来等等,忙得不亦乐乎,辛辛苦苦鼓捣了好几个星期,终于把阳台打扮得有模有样,于是,家里多了一道风景,一份温馨。后来小女又购回来了一盆花,说这盆花名叫飘香花,对于花很不在行的我,没听说过这花名,也没太在意,没正眼好好地看看,随便摆到一旁了事。

我喜欢傍晚赏花。晚饭后,泡一壶菊花茶,找个小木凳,静静地看,悠悠地赏,太阳早已打道回府,白天的喧嚣渐行渐远,天地间的节奏似乎顿时慢了下来,这时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也慢慢沉淀下来,如采蜜的蜜蜂归巢,产生了几分宁静。阳台的花,像要出嫁的新娘,着意地打扮自己,把自己的美展示出来,这使我想起了彝族人的赛装节。有些姑娘为做一套参加节日的服装,要花几个月甚至是数年的功夫,这些花同样也是准备了好长的时间,只是人们看不到,要是活在花的世界里,听得懂花的语言,体会得到花的感情,就能感受她们为展示一次美丽所付出的代价。我喜欢开花时的美,更敬佩为开花而付出的努力。

月季花的叶刚刚从母体中探出头,水灵灵,肉乎乎。就像一汪浅浅的月牙儿。每株月季点缀着错落有致的叶片,如一幅幅水墨丹青。慢慢地,月牙变成椭圆,椭圆转为小碗大的厚实叶片,这时候它的颜色也由淡红、浅红变成了紫红和绿色了。同时茎叶间不断长出新的嫩叶,一簇簇相依相偎,撑起属于自己的世界。栀子花也加入到热闹中来,赏栀子花最好在静月时,月光如水,静静倾泻在栀子树上,美丽的栀子花此时宛如一位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又似临风起舞的蝴蝶,如梦似幻,带你进入另外的一个天地,呼吸着栀子花的清香,享受着月光的清凉,便能想起《咏栀子花》:“素花偏可喜,的的半临池。疑为霜裹叶,复类雪封枝。日斜光隐见,风还影合离 ”的诗句,便有了几分惬意。秋天,最有情趣的要数菊花了。五颜六色的菊花开始竞相开放,红如火,黄如金,绿似翡翠,白像雪花,粉如彩霞。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飘香花一直盛开着,在花的大家庭中不争不抢,不卑不亢。默默地辛劳着,奉献着,高兴着,快乐着。而我,一直忽略了她的存在。没有好好地品赏,甚至没有正眼看她一眼。直到冬天,阳台的繁华与热闹拉下帷幕,回归荒凉寂寞的时候,我才在意起了飘香花。弯弯曲曲的藤子上,盛开着朵朵飘香花,如一把小小的伞,撑开了她整个的世界。走进她,一股清香萦绕在鼻间,不似玫瑰的浓郁,也不似雏菊的淡香,却使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别有一种味道在心头。她开得轻松,开得自在,不是梅花而有梅骨,不是青松而有松风。与雪花相映,和寒风共舞。

冬,我惊叹于小小阳台上的那一抹红,一抹飘香花。不管你是否在意她,是否关注她,她一直在盛开着,从春开到冬,从冬开到春,一年四季,循环往复。她不仅仅是为你而开,也是为快乐而开,为生命而开。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