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文化 >> 史海

云南驿畅想

作者:乌 兰 来源:大理日报3版 时间:2019/12/09 21:40

云南是茶马古道的发源地,当然一定会有很多的驿站,然而能够在“驿”字之前贯以“云南”这样豪气的地名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它的特殊意义何在呢?它的特殊历史地位又是什么呢?想必背后必有一个强大的支撑。云南驿虽然在地图上是一个难以寻找的小村庄,然而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却是全部的云南。

在一个和风晴朗的日子,我带着崇敬与探求的目的来到了云南驿。

我设想了一下古时的驿站,它不可能像眼前这样的整齐洁净的客栈一样,或许最初的时候是稀疏的、简陋的几个,也许那里的老板娘还会扯着嗓子高声招揽着客人,说不定还会开一下无伤大雅的玩笑。然而随着途经云南驿的商贾马帮络绎不绝地涌来,云南驿就变得格外热闹和繁忙了,大大小小的马店曾经发展到三十多家,最大的可接待三百多匹马,一天供给几千斤草料,云南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西南丝绸之路上漂泊的马帮家园。

昔时的云南驿与如今相比肯定是大相径庭了,这本来就是无可厚非的。世间万物的发展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蓬勃向上发展与时俱进;一种是没落甚至消失。云南驿随着时代发展虽然没有了昔日风采,但它的历史意义却依旧闪着璀璨的光芒。

古时云南驿是什么形象我无从考证,但此时我脚下的青石板路却是真实的历史存在。它是不规则的青石板镶嵌在土里又被马帮的汉子与马结实地踩进土里形成的道路,石缝之间有一丛丛小草钻出了地面显出了非凡的生命力。走在这凹凸不平的闪着太阳光辉的青石板路上,我的脚明显感到有些硌的感觉,而且由于路的不平我的身体有时也是不平衡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走在赶马汉子的脚印里,走在驮茶的马的蹄印里,走在他(它)们汗水滴落的痕迹里。我每走一步都是在探寻远古的历史。青石板路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不断扩大、扩大,最后形成了一个金色光圈,我的思绪被拉长了,目光延伸得很远很远,耳朵也变得格外敏锐,一阵阵清脆的马铃声有节奏地传入耳膜,仿佛是在告诉我让我给马儿让路。马儿们身上的股股湿热汗气、发酵的普洱茶的醇厚的香气、赶马汉子身上浓重的男人气息一起向我袭来。我想拭去赶马汉子那健康黝黑的脸上的汗珠儿,我想抚摸一下马儿湿漉漉的后背,我还想喝一杯芬芳的普洱茶。突然脚下一崴,我“啊”的一声,所有的影像瞬间消失殆尽,我却依旧迷恋着那赶马的汉子。

赶马汉子们行走在崇山峻岭中,危险吗?肯定危险,或许有野兽出没或许雨天碰上泥石流;他们马队一行人寂寞吗?肯定寂寞,他们不会总是聊天,要拉着马,有时还要扶扶装普洱茶的筐;他们想家吗?肯定想,谁不想家中的娇妻和可爱的儿女呢?他们累吗?肯定累,跋山涉水,路途遥远;他们苦吗?肯定苦。他们一定为生活所迫吗?也许有的人是,但更多的人不是,在来来回回的古道上的穿梭,有一种情怀一定渐渐入骨,他们怀着让云南的好茶走向世界的美好愿望,这种情怀无疑是伟大的。

他们途中休息的地方就是驿站,在这里他们可以放松一下疲惫的身体,可以畅快地泡个热水澡、可以三五成群喝上一顿酒、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待恢复体力、酒足饭饱之后又将上路。他们从一个驿站走向另一个驿站,走出了属于他们的茶马古道,随之茶叶走出了云南,走到了西藏,走到了缅甸,走到了尼泊尔,走到了印度;赶马汉子们更是走出了云南人的风采,走出了一部部英雄史诗一般的赞歌……

云南驿是云南缘起的地方,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这里有着两千一百多年的繁华变迁历史……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