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两地情长

2017-11-0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程应峰
    二十多年前,我和妻子分居两地,只有到了月末才能小聚一回。每次妻子从百里外坐车赶到我的住地,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总是若无其事。
    有同事开玩笑说,个把月才见一面,你好像没那回事,很淡漠啊!是不是另有不白之因?我淡然一笑,未加解释。
    妻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每次来到我这儿,最先做的事,就是在我蜗居的小屋里,看我近期发表的作品,或者帮我抄写一些什么。我待在办公室干着自己的事,总有好事的同事以关心的口吻说:“你啊你,怎么搞的,牛郎织女好不容易盼到月末,这么短暂的相会,还把老婆一人晾在一边,你心里过得去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面上没表现出什么,心中倒是怔了一怔。也是的,这样的状况确实有点不近人情,不合情理。于是,丢下手头的事,匆匆回到蜗居的宿舍。进门时,见妻一人不怨不艾、神情专注地坐在电视机前,看《快乐人生》节目,心头不免就有一种潮涌般的波动。妻见我风风火火进门,平静地招呼了一声:“回来了。”没半点懊恼和不快。
    搬椅子靠妻坐下,一种初恋的感觉穿越心空。情不自禁抓过妻子的手握于手心,别是一番温情。妻说不上很美,却娴静温柔,妻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给我沉静的感觉,我需要沉静。而这种沉静却包容着一份纯真烂漫的感情。
    她跟我说起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她抱着孩子从我这里乘公共汽车回去,下车时,因上下车的人太多,拥挤中,她脚下一歪,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因为天性使然,孩子被紧紧地抱在了她的胸前,并没有受到一丝丝碰伤。只是站起身来,走出几步后,她才发现,腕上的表没了。那一刻,她心中一惊,抱着孩子直奔下车的地方,只见有人正在拾走那块表。妻子走拢去,求她归还。旁边围了好多人,帮着说着好话,可那人就是不给。妻哭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车站管理员过来询问,那人还是坚持索要20元钱,妻搜遍口袋也未凑齐。后来管理员帮助垫付才了事。妻回家后,第二天便去把钱还上了。
    妻说:“那天好不顺,发现表没了,我急死了。那表可是结婚时你送给我的唯一的信物啊!”
    这些旧事,每每想起,心中便充溢着初婚时的甜蜜。两地分居,妻没有怨言,我亦如此。其实,那样的人生,何尝不是生活最本真的馈赠,它更能让人亲历“情至深处人孤独”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况味。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