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李元阳与弥渡彩云桥

2016-01-20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作者: 编辑: 
 

 □ 王亚林

    积雨村墟烟火消,马前沙涨逈齐腰。
    沟渠不治农人叹,禾稼常为潦水漂。
    凿石苦闻鞭挞急,蹇裳愁杀路途遥。
    济川无策甘崖壑,且向人间理断桥。
    明万历五年丁丑(1577年)夏初,位于弥渡白崖城(又名彩云镇,今红岩镇)东二里,横跨礼社江上的彩云桥建成投入使用。此时,已经辞官乡居36年,年已八旬的李元阳喜不自禁,欣然濡墨提笔,写下这首七律《修彩云桥》,随后又撰《彩云桥记》,历数彩云桥建成之前水患给当地农人带来的苦处,讴歌官民一心修桥的壮举,不禁令人生发无限感慨。
    从省会昆明西至滇西大理,弥渡白崖为交通枢纽,彩云桥为必经之道。考李元阳相关文章得知,该桥一直以来为木桥,“欹斜不固”,每岁必修,但依然或“木朽不支”,或洪水冲决,“随成随坏”,“苟且目前”,过往官商和当地民众无不“苦之”。更有甚者,每逢大吏经过,督邮、津吏只得发动群众,或“拆居民之椽,或借他舍之柱”,架桥修桥,扰民烦累。桥刚修好,大吏旌节轺幰已经临境,官民此时无不“呼天吁地,祝祷神祇”,“以希万一无恙”。更为不幸的是,万历四年丙子(1576年)年六月十一日夜,大理地区普降暴雨,“涧溪暴涨,桥梁皆圮,孔道阻阂,官民汹汹,茫然无措”。
    是年冬,隆庆辛未(1571年)进士,湖北蕲水人王希元出任云南按察使司佥事、分巡金沧道,路经白崖了解到如此情景,当即“捐俸首倡”,倡议府州县各级带头捐资,“募民义举以赀雇役”。此举立即得到府州官吏和广大百姓的响应,其中,一向“慕义向风”、热心赈贫济困的云南县土官杨舟主张建成石桥以图永固,并“愿出私力以代公劳”。于是,石匠四集,百姓纷纷投工投劳,彩云桥正式开工建设。次年暮春,彩云桥正式建成,保证夏季汛期来临前投入使用。据记载,该桥“石如跨虹,酾水为三道桥,长十丈,墩高丈五”。因“汉武年间,彩云见于白崖”,王希元还亲笔题匾“彩云桥”。
    其间,从嘉靖二十年(1541年)44岁时借奔父丧而弃官回乡起,李元阳悠然点苍山下、洱海之边已经36载,李元阳深为王希元实心为民办好事实事的精神所感动,撰《彩云桥记》,阐述为政为官之深刻道理:“今天下之大,其间废而不兴、坠而不举者,何限?盖无智人为之先导耳。苟导之则以心感心,将见废无不兴、坠无不举矣,患在上之人不为之倡耳!”   
    彩云桥建成后,地方官再无“叫喤隳突”之累,百姓再无劳役之苦,可谓一劳永逸,直到清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年)重修过一次,一直成为滇西通衢大道,方便着南来北往的商旅通行。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维护不及,又经1925年3月16日的强烈地震,彩云桥渐渐倾圮。1957年,该桥被拆除,南移数米另建水泥桥。如今,“彩云桥”题匾已渺无踪迹,桥体以及桥东西两端巍峨的闪八字形门墙也已无处可寻,两端长长的缓坡也已经变成柏油马路,一切都已经湮灭在四百多年的时光迷雾之中。幸运的是,作为大理白族历史文化的划时代乃至标志性人物——李元阳,他珍贵的一诗一文,让这座别具深远意义的彩云桥永远留存于后世人的记忆中,建桥者亦永著青史,为后人世代永志不忘。确实,由于汉武因彩云现于白崖而置云南郡,云南之名实肇始于此,故而,彩云已经成为云南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成为大理人乃至云南人亘古不变的乡愁,也为“文献名邦”大理增添了更多的人文底蕴。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