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 >> 正文
 

“普支书为群众考虑不是用嘴,而是用行动”

2007-07-0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1版 作者:杨加方 王晓云 夏传武 马碧静 黑毅鹤 文/图 编辑: 
 

    题记:他随时随地想着别人,心里唯独没有他自己。

    临死,普发兴还牵挂着村里的事

    2007年5月25日上午,我们找到下庄村委会出纳陈文启采访,因为我们了解到,在村委会里,陈文启和普发兴最知心。然而,当我们问陈文启他对普支书记忆深刻的故事时,他竟然无从说起。他说,因为普支书平时做“好事”都是当作平常事一样来做,所以他们都习惯了这种不平常!
    55岁的陈文启在讲普支书时感情丰富、情绪复杂,内中包涵了太多对普支书的敬佩、以他为荣的自豪以及亲人般的心疼:“关于普支书的故事真是太多了,随便讲出来都很令人感动!现在他走了,我时常想起他,感觉很不习惯,心里空落了好多!普支书为群众考虑不是用嘴,而是用实际行动来践行。比如2005年雪灾,上级还没来得及通知村委会,支书早早就带领村干部到处查看灾情了。有一年,一场罕见的霜冻向下庄村袭来,普支书心里放不下全村群众田里的庄稼,凌晨4点多钟起床抓起手电筒就要到田里查看,他老伴起身一把抓住他的手央求他等天亮再出门,普支书对老伴说‘你放开,让我走,这是我的职责!’老伴无奈,只好松开手,暗自流泪。每年烤烟交售时节,普支书都会一天不落地守在烟站,他生怕村里的农户辛苦种出来的烟叶卖便宜了,他心疼农户的每一分钱。还有这样一件事,说出来也不怕害羞。普支书得前列腺肥大好几年了,农忙时,他每天都要到田里坐阵,农闲时,他每天要到田里去查看庄稼长势。每次到田间地头,尿急尿频的很不方便,每次回来后就得赶紧换衬裤。但即使这样,老支书还是坚持下到田间地头,并没有因为难受找借口不去。他那么大年纪的人,真不容易啊!”
    陈文启边说边难过地哭开了:“作为普支书这样好的支书,我一辈子也难得碰着一个。他走了以后,我一直在想念他。想起他我就很难过!只要是群众的事,他会一直挂在心里。他这么大年纪的领导、长辈既让人敬佩又让人心疼!他是个好党员、好干部,他贡献了自己的一生!”
    我们问:“听说在村委会值班,一直都是你们两人一个班,你们两人一起出差的时候也很多,我们还听说普支书去世后眼睛一直没闭上,是不是他心里还有什么事放不下?”
    陈文启说:“普支书去世前,我经常去他家里陪他,他经常对我说,他心里一直放不下这样几件事:一个是玉龙庄的巷道硬化。我们下庄村委会有11个组,经过村委会的努力,投资100多万元,把9公里长的村间主要道路和主要巷道铺成了水泥路面,现在就还剩下玉龙庄的一段路面和巷道还没有铺;第二个是下庄街到玉龙庄长2公里多的一号渠路面虽然已经硬化了,但路灯一直没架设起来,因为路基下面都是鱼塘,他担心玉龙庄的娃娃起早摸黑地到下庄街上读书不安全;第三个是下庄小学还有一些危房,因为资金没有完全落实,还没有开工改造;第四个是他一直想在村里建一个农机站,不仅可以帮助群众犁、耙农田,还可以为村集体增加收入,他去世前,农机站的地点已经初步落实了,但还有很多事要做。”

    为了群众的利益,普发兴几次哭了

    普发兴69岁的妻子胡琼英在和我们的几次交谈中都是笑意盎然,从表面看,她似乎已经从丧夫之痛中走了出来,但可以猜想,藏在心底的哀伤还时时在折磨着她。
    “普发兴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我和他过了一辈子,以前从来没见他哭过。去年12月1日晚上,他做手术前一天从下关回来开家庭会,当晚,我们一大家子18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他对儿子、姑娘说‘人只要有一双手,拼命努力就会过上好日子’。他还说,他的病可能不会好了,他工作20年,没有乱用村里一分钱,没有乱吃哪家一顿饭,对得起组织,对得起村委会,对得起全村老百姓。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泪淌了出来。那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看见他哭,我们一家人都很难过,连上幼儿园的孙子、孙女也都哭了……”
    胡琼英眼眶发红,嗓音哽咽地说:“那晚上他和我说‘我走了,也没给你留下多少养老钱,你要好好过日子。’”
    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伴,只见普发兴掉过一次泪,而且是在生死诀别的关头!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我们却从不同人的口中了解到普发兴另外几次流泪的事情。使我们惊讶的是,硬汉子普发兴另外几次的流泪,都是因为群众的利益———
    下庄村委会干部吕弘元讲道:“我见普支书流泪过一次,那是1994年,下庄村农工商贸公司从河南郑州进了两节火车皮的大米,普支书带着我们几个人到四川攀枝花去卖进的这批大米。后来,我们发现有几袋大米中掺有细石子。普支书手里捧着一捧夹着细石子的大米,当时就难过得哭了!”
    陈文启说:“我有两次见过普支书哭,一次是有一年支书为村里引进栽种独蒜,没想到蒜种冷冻不合格、技术不过关,等蒜苗长起来,瘦瘦的。结果,那年的独蒜都亏了本。支书难过得哭了,为这事,他在大会小会上检讨过好几次,说要争取把群众的损失弥补回来;还有一次是我们村委会有个特别能干的年轻人,叫陈润祥,骑摩托时出车祸死了。当时我和普支书一起为陈润祥洗身子,普支书一边抠陈润祥嘴里的血块,一边伤心地哭了。”

    王发英老人:一想起普支书,我就难过得哭

    2007年5月26日上午,我们来到孤寡老人李兴昌、王发英夫妇家。从我们进门说起普支书那一分钟开始,72岁的老奶奶王发英就一直在哭泣。而76岁的老大爷李兴昌则难过地嘬着干瘪的嘴沉默寡言。
    “普支书对我们相当好!我儿子打工时被石头砸死了,儿子死后,媳妇天天和我们吵架。我都70多岁了还得种田,有次实在干不动了,我就请了一辆拖拉机帮忙,付了50块钱,儿媳妇为这事就来打我们!普支书晓得后,马上来劝架,自己拿出50块钱还给我儿媳妇。以后普支书就经常来送给我们钱,有时50块,有时100块。他每次来都对我们说,油钱没有了、盐钱没有了都要跟他讲。”
    王发英一边哭一边讲:“普支书走后,我们相当想他。去年中秋节,他专门来我们家,担心我们吃不上月饼,还给我们买了一摞月饼送来。他病重时在下关住院,正好我们这搞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他怕我们交不出一人10块钱的参保费,还让他媳妇专门给我们送来20块钱。送支书走的那天,我老早就去他家了,直到把他送上山我才回来。我脚得风湿好多年了,走路都很走不动,但是普支书走了,我就是爬也要去送他!普支书真是个好官!到现在,他走了差不多两个月了,我一想起他,还是难过得哭!”

     明日刊出“村支书的好榜样———普发兴”系列报道{10}《“普支书是我们的榜样”》。读者对普发兴同志的事迹有何感想,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来电、来信、电子邮件、短信、传真均可。
新闻热线:6985888、6985999
短信接收:13577251771
Email:sh.dldaily@163.com
传 真:2121575

    多年从普发兴身上感受到党的温暖和关怀的王发英老人说:“一想起普支书,我就难过得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