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首页 >> 旅游

西湖:诗情画意两相和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4/07 09:31


□ 施新弟 文/图

“月照西湖,闪银光哟,荷花映红十里岸,柳丝轻扬拍绿水,芦苇深处是故乡,天女撒下一面镜哟,六村七岛映水间……”一首《西湖月》,如今依旧萦回在耳畔,是洱源县六村七岛相望、舟楫往来的白族渔乡——洱源西湖国家湿地公园。

西湖湖水四季清澄如镜,湖中菱荷青青,芦苇摇曳;六个村庄、七个岛屿散落水中,形成面山森林(灌丛)-村庄-农田-湖滨沼泽- 湖泊水面-岛屿村庄的自然生态系统与人工生态系统交叉重叠的田园风景,波光粼粼,水天一色、玉宇无尘,诗情画意、分外怡人。

天空湛蓝、高远,湖面像水洗过一样澄澈、干净。这一天,在天幕之下,与我一同邂逅西湖,领悟西湖无限风情。

宽阔的湖泊中,芦苇围成一片一片。天空是那种古典得令人心醉的蓝,湖里芦花无处不飞花,烂漫无比,飘逸如云般洒脱,在阳光下闪烁着别样的光泽,独具风韵,俨然是线装的清华隽朗的唐诗或宋词……荡一叶木舟,缓缓而行湖面上,耳畔似乎听到它们的窃窃私语,悄悄呓语,但始终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它们像是百岁老人,把夕照无限的眷恋浓缩在一个黝黑的影子里,不经意间有水鸟飞箭般飞出,似乎吐出一两句坚硬的话,可也并没有期望回答……随着风儿扬起,湖面上不时皱出一道道的涟漪,反射出碎金般的光芒。那些扬花的金色芦苇随风摇摆、欢呼。在那一刻,水与天似乎融为一体,人也渺小了,太阳也渺小了。

水,辽阔得让远方青瓦白墙的白族民居和紧邻的山峰都显得低矮,天水一色,仿佛匍匐在地平线上,不敢扰乱这幅天地的油画。只有芦苇,拦在湖水上,让人在这辉煌、庄严的盛景前,也不觉得冒昧、突兀,甚至也和湖水、芦苇、杨柳、荷花、栈道、游人,成了岸上和谐的摇曳。风一吹,便是千年。

雾气刚散去的西湖,此时一轮红日当头照,它犹如一块碧玉宁静地镶嵌在青山绿水间,岛上的人们的童年和青春都在湖泊的水花中翻滚。养鱼、捕鱼、卖鱼、划船,人和水的情缘在不知不觉间缔结,即使现在退渔还湖,这份亲近与热爱却铭刻在时光与地缘的记忆里,和鱼群一起,一代代传承、洄游。

四季里,我更喜欢在夏天去西湖,这时荷花淀正值恋爱的季节。满湖莲韵随风动,时光在它的一颦一笑间流连忘返。

近处,荷花或开或闭,像是一首抑扬顿挫的歌,承载着夏日深深浅浅的抒情,任凭蜻蜓去点染、唤醒。紫水鸡、白鹭、野鸭、蜜蜂闹得正欢,它们是湖泊生态健康的标志,在花苞旁随便地一立,都是乡愁定格的姿势,也是游子对故乡的浓浓牵挂。紫水鸡喜欢孑孑独行,有时也与爱侣款款偕行,几分忧郁几分孤傲,像隐居的诗人。野鸭一只挨着一只,漂浮于湖面,一有声响,便“哗啦”一声,向深湖里群起而飞,在旷野和天空留下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天空也充满了动人的舞蹈。白鹭的话那更不用说了,雪白的鹭群尽显西湖的碧绿清澈美艳。

乘船进入西湖的深处,那是一种华丽的气息,幽深的碧绿,浩渺的烟波,葳蕤的草木,瞬息间,便让人的心胸一下子扩大了几百倍。一缕缕阳光像长了无数细长的腿,透过高大的树木,在优美的湖面跳起迷人的舞。在光与影的世界里,平静的水域像恬静可爱的少女,尽情表演妩媚动人的神韵。刹那间,好像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尽情欣赏眼前无限的美景,恍惚间,化身为湖中的一棵草、一条鱼,安然自得,乐哉乐哉!

当然,在春、秋、冬其他三季,西湖也会用独特的风情迎接人们。就像一个老朋友,不需要敲门,兴起便往,不惊野鸭,不扰紫水鸡,更不会打破湖泊的宁静,以及岛上白族人家古朴的风俗。站在湖边,坐在木船上,走在寓意深远的环湖栈道、码头上、岛上白族人家,怀想波光粼粼的人生,一种无声的秘语,就在流云的倒影与鬓角间流动。

西湖人家静静地守着祖上传下的这一方水土,自得其乐地生活在小桥边、流水上,在古渔村里慢慢地喝茶、悠悠地聊天、美美地品酒、闲闲地溜达。眼前湖泊、水、岛、人家很难区分,是人伴水而生,还是水依人而存,我们不得而论,了解水、亲近水、赞美水、珍惜水是这里的日常。

水乡的生活是闲适的,都市里忙忙碌碌的人来到西湖,会产生一种沉醉不知归路的奇特感受。水在你亲近的时候,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水的波光、湖泊与诗意、白族村落的画意,总会让人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寻找湖水的抚慰,天然的清凉让人没有理由不去留恋。随着诗意和画情相融,缓缓地浸润人们的身体和性灵。此时,我再没有任何言语的描述来形容眼前的景致,如同母亲的爱和关怀流淌,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大爱,淋漓尽致地表达,随波逐流缓缓流回到我们的身边!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