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理日报新闻网 >> 首页 >> 头条

弥渡栗子园:告别小煤矿吃上“生态饭”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3/16 10:55

□ 通讯员 向晓英

惊蛰过后,走进弥渡县苴力镇栗子园村委会力六山村,满山的泡核桃树开始冒出新芽,林下放养的山鸡叫得格外欢畅。村民李钦去年养殖山鸡2000羽,收入超过10万元,站在猪、鸡成群的庭院里,他又将迎来一个春天。

栗子园村过去盛产煤炭,是县域内小有名气的煤炭主产区,6年前拥有大小煤矿近10座。现年51岁的李钦年轻时开大车跑运输,曾为栗子园矿山拉煤10多年,是村民们羡慕的致富能手。但随着国家关闭小煤矿山政策的出台,栗子园村“断了财路”,李钦也转了行当,搞起了养殖业。“这两年猪价好,去年到现在养了500多头猪,纯收入就有150万元,养殖山鸡的纯收入也不会低于10万元”李钦说起自家的养殖门道满脸喜悦之情,“以前我也和很多人一样,觉得栗子园村离了煤矿很难发展,现在想想,任何事情只要有敢于跨出去的勇气,你就会发现,也许另一片天空更加美好。”

在栗子园村,像李钦一样依靠农业产业发家致富的村民不在少数。据村党总支书记杨正斌介绍,栗子园村下辖11个自然村13个村民小组,有709户农户,从2014年放弃“黑金”煤炭,另辟蹊径转型发展,重塑生态补齐农业产业短板,开启了一条再造绿水青山的生态掘金路,如今是村村有产业、户户有门路。

说起产业大户,塔乜苦村的罗永钱是远近闻名的重楼种植“大王”。他曾经是煤矿老板,2014年开始尝试重楼种植,如今已发展到300亩,其间套种的25000棵雪松早已成林,重楼产值已超过了千万元。他说起近年来的发展有些激动:“那几年煤炭老板当不成了,多少有些茫然,不知道要做什么。现在感觉比以前轻松多了,农业生产安全事故基本没有,还环保,心理压力小了很多。中药材发展前景好,我打算种养结合,刚建成了1200平方米的标准化猪圈,今年计划养猪1200头,也发点‘猪财’。”

栗子园村的产业发展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刚开始那几年,基础设施滞后是“拦路虎”。差不多有半年时间,杨正斌带着村“两委”干部到支部、到村组反反复复开会,最终才把村民发展的目光聚焦到辖区23000亩山林地和生态产业上来,决定以改善生态环境为抓手,坚持“种养结合、多元发展”的产业发展思路,以一片果、一棵药、一只鸡、一头猪“四个一”为主攻方向,党支部引领,建立栗园合作联社,依托新型经营主体大力发展产业,增加群众收入。随后,从上到下大干快干基础设施项目,2016年就修通了各自然村的进村路,3年间兴修村干道、机耕路100多公里,4年间投入水利、交通、农田等基础设施的项目资金超过2000万元,硬是把缺水干旱、产量较低的大片山地变成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双提升的特色产业发展基地。

在栗子园村委会南边山上,投资300多万元新建的山鸡种鸡场于去年12月正式投入使用,室内干净整洁的标准化鸡栏内,近千只刚孵化出的小鸡苗“叽叽喳喳”叫嚷着,显得喧闹而富有生机。“每年至少能孵化16万只小鸡苗,每只鸡不仅能帮养殖户节约5元以上的成本,还能大幅增加村集体收入。”杨正斌介绍到,“栗子园发展的优势在山在林,我们规划把山鸡产业做成全镇乃至全县的拳头产业。”

力六山片区的青花椒和玫瑰李、腊木柏村的烤烟和核桃、阿孔本村的肉牛、塔乜苦村的中药材和冬桃……栗子园村产业发展呈现出遍地开花的强劲势头。

强势的生态产业不仅绿了山坡,更鼓了村民的钱袋子。杨正斌给我们算了一笔账:过去栗子园煤矿最鼎盛的时候,产值大致有6000多万元。如今不采煤了,但全村的生猪产业产值能有2000多万元,肉牛产业产值1000多万元,山鸡养殖产值1300万元,烤烟产值700多万元,荷兰豆产值600多万元,加上核桃、玫瑰李、中药材等其他产业,2020年的产值已经基本超过了煤炭,人均可支配收入早已经破万元。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